逗逼小骚年—BOBO

患有选择恐惧症的非典型白羊男,一切非必须选择一律能拖就拖,随身一枚硬币,专解各种选择题。

自称心灵永远18岁,一不小心就步入社会的染缸,为逃避选择投身设计行业。

自我安慰为:车到山前必有路,没路也能爬过去。

却发现不小心喜欢上设计,终于下定决心做出人生第二大选择,拜入BEE+山门,准备在设计道路一条道走到黑。

少女心辣妈—乐赟

作为一个30出头非典型性格的天蝎女,一直都想为自己的青春来一次任性的出行,却又被残酷的现实拒绝,不知不觉中,成了一枚5岁正太的辣妈。

典型的理工科女,却有一颗文艺的心,游走在理性与感性之间,从小怀揣梦想,认为自己总是与众不同的那个,肩负着非凡的使命,坚信有一天,别人会上门索求作品。

设计美腻姐—Fiona Zou

嘿,Everybody,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既不腹黑也不蜇人的天蝎座。在这个浮夸又浮躁的时代,我时常庆幸自己选择了这个专业和工作——从事设计行业5年,嫁给“艺术”5年。因为工作性质,让我从26岁开始就显得有那么一点另类——或许你会说我外表萝莉,但我会告诉你我的内心全是女王;或许你会说我高冷难以接触,但我会表明那只是一种冷艳范儿。开心的事,我会写在脸上。不开心的时候,跑步就能解决一切问题。这就是我,设计美腻姐。

蛋黄酱拌炒蛋星人—Shiro Yang

不慎堕入二次元,保留着一颗少女大叔心,成为了绝对不能掀开刘海的怪异生物。

喜欢慢生活,却又是性急的老油条。发誓这辈子不做饭不叠被和蠢狗过一辈子。

读书时经常把“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”刻在书桌上,然而并没有遭遇什么灾难。随处可见的“过午不食”标语,然而也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一开配色表就化身梦幻世界,超爱清新亮色配。

做了美术编辑才知道1mm的误差多致命,做了UI设计师才知道1px的距离多遥远。

最大的愿望是去海边买下三层楼小凶宅,把名为创意的小妖精收入囊中。

为了世界和平,不怂就是干。

蛇精病的胖子—Fan Kong

自我感觉是一个喜欢静静的软妹纸,他人眼中却是一个爱叨叨的猛汉子。

从小喜欢绘画,却始终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的方向,南下广州,寻找内心所属,蓦然回首,却发现自己的心早有所属。

怀揣着一颗想脱脂换骨的心,抛开一切,回到原点,找寻最初的自己,还你一个真实的我。

如果你在设计的过程中听到有人在不停的叨叨,没错,那就是潜伏在你背后的我!

沉稳微胖妈—汪昳婷

从来没想过,一直喜欢各种体育运动却在减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

从来没想过,一直梦想维护正义却在接触UI设计后爱得一发不可收拾

从来没想过,一直渴望生活在别处却早早有了甜蜜的牵挂

也许,高的从来不止身高,更有效率

也许,爱的从来不止收获,更有付出

也许,只能说不想当警察的运动健将不是好设计

如风的少年—柳韵

我呀我,是自在如风的少年,飞在天地间,比梦还遥远!

自带卡点上班的体质,然而并没有经常迟到!

作为团队的年轻担当,却因为颜值不够,并不能被称为小鲜肉!

学工业设计出身,机缘巧合的进入互联网行业,So,我就是,工业设计界里面,UI设计做的最好的,当然在UI设计界里面,工业设计做的最好的喽!

作为一个风象水瓶座,自由散漫,希望过上余生皆假期的生活!

吃货幻想家——木木

她,一个披着空气刘海到处乱窜的幻想主义者。从小喜爱各种稀奇古怪的创意,幻想着有一天能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巧克力王国,做一个有文化的 吃货。

大学时期,选择恐惧症的她听从父母的安排做一个安静的程序猿,然而她有梦,有远方,她为之奔跑努力,最终在现实国度里找到了一生最爱,那便是创意设计工作者,每学会一个新技能,每创作出一个个设计,她都无 比开心。她说她不做蝼蚁不做神,只愿做一个喜爱设计的人。

在Bee+这个国度,做一个梦想实现者,让种子落地,让梦想发芽。她坚信唯有爱好和好吃的不可辜负!

燃烧的笔尖—dorothy Cao

一张得理不饶人的嘴,一颗有理让三分的心。

带着不平衡的血型,不断挑战着渴望平衡的星座,却土生土长在冷热极端的江城,最后,终于进化为一枚脾气暴烈、敢想敢干,却体贴幽默的女汉子。 从4A广告公司到报社再到互联网公司,改变的是title,不变的是专长,将兴趣当饭吃,把笔杆子当筷子使,书写着各种文案,见证了各种传奇。不断学习、不断调整、不断摸索、不断吐槽,头上一团小火苗,披荆斩月向前行。

偏执小少年— vienna Wu

毕业两年,也曾梦想走天涯看尽世界繁华,无奈还是安安静静的挥起了笔杆子。在现实中摸爬滚打,却依然坚持梦想。笔杆子虐我千百遍也依然爱它如初。志向是挣钱去旅行。不想标榜自己,只想用实力说话。

野马也有草原—朱卉妍

偶尔小清新,恒久重口味;静若瘫痪,动如癫痫。热爱自然与动物,在飞行的白日梦里长眠不醒。有无数非人类的幻想,目前仍认为接驾的飞船堵在路上。

中学时接触文学,在课桌小抽屉里汲取古今中外之精华;大学时欣赏电影,用自(qiao)学(ke)的分秒品味光影的魅力。而后发现所有的热爱不过一个好故事,一种三观,一个想法,便决心成就心中万匹狂奔的马,只待将颅中形色付诸于文,努力修炼,念起提笔,千军万马来相见。

中二病晚期—汪洲

从小怀揣着振兴我大中华动画界的梦想,却无奈只在特效与拍摄之中兜兜转转,误打误撞闯入了广告圈。以粒子为伍 、同流体为伴,穿梭于各种效果之间,来回厮杀于各种空间之内。本想着至少是一名仗剑走天涯的剑客,却奈何只是会嘴遁的贱客。原本只是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,却奈何一副贱萌的脸,一惯中二的动作总是提醒着“来啊来打我啊”。

愚钝的程序猿—周雄军

对游戏痴迷的我,梦想着成为一名游戏开发者,却误入前端世界,未曾想这里也是一方美好的乐土,在这里,最为熟悉的字母竟然拥有着无穷的魅力去展示,去创造,而这一切只需在你的双手轻敲键盘中完成。

爱音乐去越来越无法跟上潮流,遂只能默默地地听八零甚至是七零后的歌。

呆萌码农—aaronlu

呆萌的外表是给人的第一印象,沉默少言说明了我的稳重。

来到BEE+这个充满活力的团队,只想和大家牵着手一心耕耘好代码的一亩方田。

这就是我,每天游走在键盘的世界里的前端开发。

大家的大表哥—常文静

他,乐于助人,以他人之事为己事。

闲时,畅谈理想,吹牛打屁。

忙时,为兄弟姐妹披荆斩棘、两肋插刀。

这就是大家心中的大表哥。

执着的小蜂子—AsHlin

伴随着泥巴路快乐的过了20年,黑色柏油路让我有些不适应,这里么有免费的有机蔬菜,免费的蜂巢,这一刻起开始为免费二字奋斗,接下来的12年都在跟它们打交道,管理,设计,广告,策划,我是不是太花心了,谁让我叫小蜂子呢,天天舔着花过日子

为了毛爷爷,准备继续蜂下去,在互联网上抢夺地盘,Bee+创始人AsHlin将身边小蜂子们团结在一起,跟互联网死磕下去。

huiyan